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政策动态 > 宏观政策 > 灵活适度货币政策在未来会延续

灵活适度货币政策在未来会延续

发布时间:2016-06-20 10:15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华泰证券研究所宏观首席李超认为今年是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主要原因在于,中央银行的最终目标是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还有金融稳定,灵活适度货币政策在未来会延续,主要取决于最终目标的偏向。

  今年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M2增速目标值是13%,无论是央行答记者问等都讲了宏观观点,到今年9、10月份M2增速不高,很有可能去年股市大幅波动中央银行被迫放出流动性,使M2基数比较高,这个核心思想表达的并不是货币政策出现比较大的收紧,而是基数效应导致M2出现比较快的下降。

  以为为文字实录:

  李超:非常高兴今天能够第一个代表华泰来讲一下我们的观点,实际上我2016年才加入华泰证券,之前一直在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工作。我刚才在反思一个问题,以前在政府机关工作很多的PPT报告,像刚才陈博士报告讲的基本上没有图的,刚才管涛司长也已经离开人民银行外管局到研究机构工作,开始增加一些图表,我们到市场机构工作,开始PPT图表会比较丰富一些。为了节省时间我就讲的比较快一些,希望比较快的分享我们的结果。

  全球经济的基本走势判断

  第一部分,我们先分析一下全球经济的基本走势和我们的基本判断。对于全球经济,实际上IMF有一个对于全球的经济预测,今年还是把全球的经济增长有所调弱,这决定了今年总体全球的经济走势,反馈到我们中国来讲,其实并不是特别乐观的。这张表是IMF对几个主要经济体的GDP增速预测,我们看到前面五个是主要的发达经济体,下面五个是金砖国家,我们看2016-2018年相对中长期的预测,国际组织对中国经济增长也不是很乐观,我们之后会讲跟国际组织判断的其实也不是很一致。

  下面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图,关于美元周期的走势。我们看到历史上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出现两次比较大的美元升值周期,一次是78-95年,一个是05-12年,我们现在处于第三轮比较大的美元升值周期,每一轮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都是非常重要的政策考验。

  第一次造成拉美债务危机,第二次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第三次比较艰难的是俄罗斯和巴西。我们看到俄罗斯和巴西从资本项目,包括国际收支,还有当地的CPI和GDP增速,都受到美元升值周期非常剧烈的影响,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第一,他的货币政策控制不了通胀,这是国家自身内部政策框架的问题;同时另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一旦美元走入升值周期,会对大宗商品的价格产生明显的抑制作用,而俄罗斯和巴西两个国家主要是依靠大宗商品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所以美元升值对这两个国家的冲击是非常明显的。我们也预判未来局部的风险也有可能会从这两个国家爆发。

  我们再来看一看欧盟和日本,欧盟经济增速还是相对不错的,但是通缩问题一直比较难解决。欧央行采用全面负利率这种比较极端的方式,但是仍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下面是日本,日本现在面临的问题也比较多,经历了经济放缓、通缩和政府债务居高不下等问题。日本政府也采用了量化和质化结合的量化宽松政策去刺激经济增长,但是目前效果也并不是很好。

  中国未来走势判断

  第二部分,我们回到中国,看一看中国未来半年或者是中长期走势的判断。

  首先,关于供给侧改革,我们对下半年的判断是,中国目前供给侧改革总体是解决经济中长期健康性的问题,所以政策走势实际上应该是比较柔和的方式。去产能主要是集中在钢铁和煤炭这两个行业进行主要的去产能活动,而去杠杆实际上主要核心在于去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右边给出了我国杠杆率水平基本测算结果,我们判断未来一方面要求非金融企业部门通过自身的去杠杆解决杠杆率过高问题,同时可能还需要政府和居民部门做一些杠杆的平移,使非金融企业杠杆得到去化。

  其次,关于需求侧托底。今年总体的主基调是以供给侧改革为主,我们依然判断需求侧是给GDP6.5%增速托底的。主要体现在房地产和基建投资这两个方向,尤其是地产增速如果出现相对下滑的情况,我们判断基建的投资增长还是会比较有潜力的,这是我们关于基建和房地产的判断。但是也不会出现非常强的刺激,把经济拉的增速非常高,这是我们对总体经济形势的判断。

  对中国经济不悲观的理由

  第三部分,我讲一下未来两到三年或者三到五年对中国经济不悲观的理由。刚才大家的投票,我看到实际上对中长期的经济增速大家是比较偏悲观的,我讲一下我们对中国经济不悲观的几点理由。第一,相对短期内,我们判断美元可能在2018年迎来比较大的拐点,如果这样的话会出现资本的回流。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判断,未来的资本回流将在中国与印度之间做出选择,就是资本也不见得一定流入某一个国家。我们对中国和印度实际上做了基本面的对比,中国的优势就是崛起是比较早的,同时政府动用资源的能力比较强,但是也面临着一些问题,人口老龄化,产能过剩等等;印度方面的比较优势包括,语言优势比较大,市场潜力比较大,而存在的问题是政府调控能力比较弱,基础设施比较差,政府没有办法进行第一笔投资把基建做好,从而把工业带动起来,这是他面临非常主要的问题。

  刚才说的资本回流的过程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我们来回顾一下美国当时在供给侧改革时的主要策略。里根政府当时推供给侧改革进行了一些结构调整,没有使经济出现比较大的增速,但是最终实际上是迎来了克林顿时代的繁荣,这也有一些证据证明当时的结构调整并没有把经济增速拉升起来,但是在克林顿时代享受了结构调整的红利。

  对于中国当下也是有借鉴意义的,实际上供给侧改革决定了经济增速可能短期内不会是一个强势复苏的过程,这些结构调整只是保证了宏观经济不出现政策框架的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调整,未来可能会迎来生产率和经济内生动力的提升。我们回顾美国政府也是这样一个特征,里根时代的供给侧改革只是为克林顿时代提供了比较好的经济基础,但是未来的经济复苏其实并不是取决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调整,而是取决于科技的进步,尤其是互联网这些新生事物,使得经济增长率提高,带来经济复苏。

  货币政策取向判断

  第四部分,我们对今年货币政策取向做一个判断。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也有人说股市是资金市,这主要看货币政策松紧程度。我们判断今年是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主要原因在于,中央银行的最终目标是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还有金融稳定。

  在五个方向上进行权衡,实际上我们按照月度进行推进,一月份国际收支是最重要的目标,二三月份我们有一个降准操作,说明当时稳增长是最重要的最终目标,但是从四五月份以后最终目标开始变得并不特别明晰了,也就是说距离GDP目标,CPI目标值和国际收支重要指标都没有出现比较大的偏向,我们通过四月份中央银行可以选择降准,也可以选择用一些新创设的货币政策工具,比如说MLF再贷款工具进行续做的方式实现这样货币政策目标,他没有选择降准,而是选择续做,当时并没有觉得稳增长是重要的首要目标,因此判断灵活适度货币政策在未来会延续,主要取决于最终目标的偏向。

  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今年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M2增速目标值是13%,无论是央行答记者问等都讲了宏观观点,到今年9、10月份M2增速不高,很有可能去年股市大幅波动中央银行被迫放出流动性,使M2基数比较高,这个核心思想表达的并不是我货币政策出现比较大的收紧,而是基数效应导致M2出现比较快的下降。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