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政策动态 > 宏观政策 > 两大因素预示宏观政策走向

两大因素预示宏观政策走向

发布时间:2016-06-07 10:41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6.7%、6.3%、6.1%、5.9%,这是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对2016年中国经济季度增速的预测,而2015年的四个季度经济增速分别是:7.0%、7.0%、6.9%、6.8%。

  赵扬坦言,这样的预测是偏低的,但他认为有两个重要因素需要重视:一是在“新常态”之下,经济仍处在寻底过程中;二是今年一季度的大量投资支撑了房地产的回升,投资增速由2015年的负增长跃至一季度的7%只是阶段性的,宏观政策接下来的调整也将更加聚焦于去库存、去产能等紧迫任务,国企将成为下半年供给侧改革的重点。

  经济仍在寻底 年内或双降

  经济观察报:二季度GDP增速能否维持在6.7%左右?

  赵扬:今年四个季度的GDP增速可能是:6.7%、6.3%、6.1%、5.9%。实际上,今年3月野村将全年GDP增速上调至6.2%,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财政和货币投入的加码,投资的增加最直接表现为一季度的房地产热售。GDP增速6.2%的这个预测是偏低的,但经济仍在寻底的过程中,今年经济走势会呈现逐步向下的趋势。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一季度回升的动力不可持续?房地产投资增速能否保持全年?

  赵扬:简单来说,依靠货币放松带来的房地产投资回升难以持续。虽然一线城市房地产在供求方面是有扩张余地的,但一线城市在整体房地产投资中占的比重较小,大多数投资还是在三四线城市,而这些城市处于比较严重的供过于求的阶段,所以房地产投资要保持一季度7%的增速是很难维持的。

  目前,7%左右的地产投资增速,和去库存是不匹配的。去库存应该表现为,在建面积要有明显下降,对应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应该是负增长。所以,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真正的去库存要意味着,未来两三年的房地产市场可能还是要面临投资负增长。虽然上半年房地产投资超预期,但全年还会是-1%的增长,这也意味着明年和后年的下行压力会更大。

  经济观察报:经济下行压力不减的同时宏观政策已经明显发力,为了保持必要的经济增速,宏观政策是否会做出调整?

  赵扬:宏观政策确实面临挑战,要完成今年6.5%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那还需要实施“稳增长”措施。就货币政策来说,挑战还是不小的。一季度M2增速13%左右,但与此同时银行的总资产增速也是非常快的,其中一部分是政策性银行的扩张,可视为准财政政策的扩张。

  在“稳健”的货币政策框架之下,“稳健略偏宽松”的货币投放可能更多地体现在把资金价格维持在一个相对低的水平,“稳健”则体现在对流动性的数量有所控制,防止出现信贷增速或M2增速的过快扩张。因此,今年年内仍然有一次降息,并且还有三次降准。

  从财政政策来看,扩张政策的执行力度上会继续加大,在支出和赤字上都会有明显表现。

  经济观察报:您刚才提M2的变化很有意思,政策性资金的扩张对M2的影响有多大?这部分资金占整体M2的比例有多少?

  赵扬:M2增速目前是13%,金融机构总资产增速在17%左右,去年政策性银行资产扩张有接近3万亿元,占到M2的2%左右,今年可能是3%。

  近期对M2增速担忧的一个方面是,政策性贷款会挤占流动性。资金是否进实体经济,这是一个老问题,我的看法是,资金没有进入预期中的领域不等于资金没有进入实体。就最近一个季度来看,如果资金没进实体经济,为什么房地产投资会回升这么多?房地产也是实体的一部分。所以,资金其实还是相当程度上进了实体经济。一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速从去年后几个月的同比负增长,快速回升到7%左右。还有基础设施建设,今年前几个月累积增速20%左右。

  关键是,钱进了实体经济以后,GDP增速还是在下滑。这就是说,信贷扩张不带来GDP增速扩张。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固定资产投资的成本上升太快,土地成本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举例来说,如果你买一块地,在GDP项下的资本形成里面,土地不是当期的生产出来的产品,它不计入GDP,但在核算固定资产投资的时候,地价是固定资产投资需要支付的,相应的信贷融资也要覆盖这部分固定资产投资的成本。简单说就是,一块地卖来卖去需要资金,银行要放贷,但是不会增加一毛钱的GDP。因此,就会出现这样的境况:投资在增加,GDP增速却还是在下滑。

  经济观察报:美元加息预期强烈,人民币是否会快速贬值?

  赵扬: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央行希望人民币保持相对稳定,即便是要释放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也是会逐步释放,而且会以一个比较平缓的节奏来释放。

  民间投资在消息领域空间大

  经济观察报:5月底国务院派出的9个专项督查组督察投资落地情况,发现民间投资存在抽贷、成本高等四大问题,怎样才能扩大民间投资?

  赵扬: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投资的回报率低,风险又比较高,这些都导致了投资活动的放缓。民间投资下滑反映出,企业家缺少好的投资目标。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民间投资下滑,这是企业家理性的选择。与民间投资下滑相比,国有企业投资是在逆势上涨的,当然国有企业有一部分是承担了政府逆周期操作的作用,因为要做基建投资——很多基础设施投资是融资平台企业也就是国有企业来做的。

  中国经济转型的一个大趋势应该是释放民营资本的投资空间,要给民营企业更多的投资空间。当前的经济转型就是要促进消费,降低投资在经济中的占比,提高服务业的占比等,此外还需要积极创新、产业升级,这是宏观角度的转型。从微观转型的角度来看,应该形象地体现为“国退民进”。在消费、服务、创新等领域,民营经济都具有比较优势。换句话说,这些领域都是竞争性比较强的,不太适合国有企业,所以这些领域的“国退民进”其实跟中国经济转型的整体趋势是一致的。

  经济观察报:与以往相比,民间投资的主要领域是否发生变化?

  赵扬:在固定资产投资中,50%是房地产和基建,30%是制造业,这也是民间投资的主要领域。从实际情况来看,民间投资的主要领域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无论是房地产,还是属于制造业的钢铁行业,这部分的投资需求都与房地产密切相关。

  经济观察报:企业债务压力日渐突出,银行的不良率压力也很大,这会影响到债转股的推开速度?

  赵扬:我觉得可以给债转股稍微泼点冷水,但是也不是一棍子打死。债转股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泼冷水也是有道理的。债转股是一种解决不良资产存量的技术手段,但本身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不良资产的产生问题。如果不良资产产生的机制没有通过改革去消除,那就算解决了一部分的存量不良资产,新的不良资产还会不停产生。

  经济观察报:近期有部分钢铁企业开始复产,钢铁产量回升幅度会很大吗?

  赵扬:因为一季度房地产起来了,所以钢铁需求改善。同时,前期钢铁的库存压得也比较低。库存上升,叠加终端需求的好转,导致企业复产,这是个正常现象。但问题在于,房地产的终端需求改善到底能持续多久?目前7%的房地产投资增速是否能够维持下去?房地产去库存是趋势,在建面积其实是要慢慢消化掉的,这意味着房地产投资增速还是要下来。所以如果房地产还得再经历两三年的熬冬的话,钢铁行业也是如此。近期一些钢铁企业的复产,可能是个短期现象。

  去产能本质上是要提高产能利用率。提高产品利用率有两方面,一方面刺激需求,去年各地相继松绑购房政策就是在扩张需求;另一方面就是供给改革,典型的就是压缩产能,这两方面都要做。

  经济观察报:新一轮的清理僵尸企业、钢铁去产能已经加码,产能到底该怎么去?

  赵扬:“三去、一降、一补”是今年的主要任务,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重点。现实中看到,杠杆、债务、以及产能这几个方面都与国企有密切关系。看杠杆率,比较高的是国有企业;看产能利用率,过剩比较严重的是国有企业;看债务成本,债务负担较重的也是国有企业。补短板,其实主要是一些消费领域以及服务业的短板,而这些领域都不是国有企业所擅长的一些领域。所以,无论是去杠杆、去产能还是补短板,最终都要依靠改革来推进。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